第 102 章 游戏小主播(二十一)

直播间屏幕右下角,如洋娃娃般精致的人,缓缓睁大眼睛。

虞藻错愕地抬起手,隔着屏幕轻轻点了点“你……你流鼻血了。”

源源不断的鲜血自鼻腔涌出,鲜红的色彩在这张过分冷漠的面庞,显得有几分怪异。

娄明熠穿着黑色队服,神色依然冷冷拽拽,眼睛却直直盯向屏幕,仿佛电脑屏幕里装了香饽饽,半天顾不上擦拭鼻血。

虞藻微微蹙蹙眉尖,眼尾不着痕迹流露出几分嫌弃。

他是爱干净讲卫生的小男孩,平时总是把自己收拾得干净整洁,对对方这种不擦鼻血的邋遢行为,十分不能理解。

虞藻关闭直播间页面,礼貌地问了一句“你不擦擦鼻血吗?”

还有一句话他没说。

任由鼻血乱流的样子,好恶心哦。

虞藻自以为高情商地提醒,其实他的嫌弃全部写在脸上。

巴掌大的小脸,充满疑惑与不解,仿佛在无声询问,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讲卫生的人?

——笑晕了,godlou被妹妹嫌弃了!

——爱情还没开始,就要提前结束了吗?看妹妹这表情,好像没有看中男嘉宾哦。

——那就下一个。男人多的是)。

——这下真是doglou,丧家之犬了、、

——拿下世界冠军又如何?还是得不到漂亮妹妹的心。(撇嘴)www.smxku.com 蜘蛛小说网

娄明熠这边的画风突变,他快速拿纸巾擦拭鼻血,弹幕刷得飞快,他知道这些都是带节奏、开玩笑的话。

可看到那张明显皱眉的小脸,他罕见地有了偶像包袱,伸手挡了挡摄像头,又暂时关麦。

等鼻血止得差不多,他才重新打开麦克风、回正摄像头“不好意思,可能最近有点上火,所以才突然流鼻血。”

——这是godlou今天说过最长的一段话。

——岂止今天。他平时除了怼弹幕骂队友,正常交流的情况下,他从没说过这么长的话。

——还上火,笑死理由都不好好找。

——嗯嗯也就红枣枸杞喝多了,所以才喷鼻血的啦。

——真的是红枣,不是小早吗。

——你小子说实话,是不是偷偷看我宝捏捏,然后喷鼻血了。

弹幕简直不要太离谱。

从一开始调侃娄明熠补药喝多,到后面说他开了透视眼,游戏打得这么厉害、仿佛有透视眼,现实肯定也有。

娄明熠怕对方多想,更怕对方听信弹幕,误以为他是变态。

他解释“最近真有些上火。基地训练强度重,也没休息好,所以才流鼻血。”

他顿了顿,不太确定地解释,“你别听弹幕乱说,我没看到。”

却不料虞藻根本没看到那几条弹幕,他睁着双水灵灵的眼“看到什么呀?”

这般真诚纯粹的目光,反倒衬得娄明熠心思龌龊。

小主播看向屏幕,从他的视角来看,小主播似乎正仰头看着他,如同男友视角。

娄明熠喉结滚动,俊容冒起一片诡异的红。

——你这臭小子真的是。。装都装不像。(扶额苦笑)

——能不能注意点表情管理啊。

——你继续嘴硬,全网一百多万人,看着你在这里装。

——表面死装,实际□□焚身了吧。

——不过小早今天穿这么严实,你小子都能喷鼻血,要是看到别的照片,我是真怕你直接秒。。

——秒男还是算了,配不上我们美丽的公主。(爱心)

——传下去,godlou不行。

godlou今天状态确实不好。

先是流鼻血,现在面庞连带脖子晕红一片。

虞藻看了眼游戏,由于他们切出去太久,他们俩死于乱战,估计被人当人机拿人头了。

时间不早,既然godlou身体状态不好、技术不在线,他也不想和godlou继续打游戏。

他已经够菜了,要是godlou技术不在线,这游戏还有什么好玩的呢?

刚刚被带飞的时候,虞藻嘴巴跟抹了糖霜似的,一口一个“哥哥”。

可现在,二人落地成盒,他陡然换了副面孔,冷冷淡淡、语气敷衍道“既然你不舒服的话,我们先这样吧。等明天你状态调整好,我们再玩吧。”

虞藻退游戏的速度很快,退出连线的速度更快,不给godlou拒绝的机会。

娄明熠刚止住鼻血,连挽留的机会都没有,面对孤身一人的组队页面。

屏幕直播间内,漂亮的小女孩正笑意吟吟,挥手同观众道别。

“大家要记得来看我的十万粉丝专场直播哦!如果你们不来,我会很伤心的。”

“对的,大概明晚七点半开播,还是太晚了吗?好吧,我看看情况,能不能提早……我尽量七点前开播。”

“明晚直播间,每隔半小

时就会抽奖,大家只要送一个免费的小爱心就能参与抽奖。随机连麦、孤品照片小福利、我精心打包好的小礼物……”他可怜兮兮地看向镜头,“我打包了好多好多礼物,应该可以送完吧?”

——记得记得,我一定记得!!

——我老婆亲手打包的小礼物,天呐!我怎么这么幸福(钱已充好,随时准备好参与抽奖)

——老婆老婆,快让我亲一口(嘬一口脸蛋肉肉)

这毕竟是发放给粉丝的福利,参与抽奖的前提是送礼,虞藻设置的门槛不高,签到领取的免费的小爱心也可以参与抽奖。

不过当然,送礼送得越多,抽中福利的概率更大。究竟要刷多少礼物,全看观众粉丝的个人意愿。

“那就明天见啦!”不知道弹幕说了什么,虞藻忽然侧过面庞,纤白手指压在柔软的颊侧,撒娇似的说,“好吧,最后给你们亲一口。”

“只是一口哦!”

“亲完啦,我真的要下播了,老公们晚安!”

直到小主播下播,娄明熠还没回神。

等他回过神,他才发现,他刚给小主播刷了二十个游艇。

在他完全走神的情况下。

娄明熠暗暗记下时间,明晚七点左右,小早的开播时间。

还是粉丝专场直播。

他刚给小早刷了礼物,现在他也算小早的粉丝了吧?

还有,明天他要和小早打游戏,也能帮小早的直播间引下流,用他自身热度,帮助小早吸引更多的粉丝。

娄明熠特地设了十个闹钟,从六点开始。

确定手机开了声音,他才把手机放在不远处,又有些懊悔。

为什么突然流鼻血?

要是他不流鼻血,他们还能玩一把游戏。

接下来的直播,娄明熠有点无心游戏,但为了补直播时长,还是一直坚守岗位。

他队友给他发来了组队邀请。

一进队伍,叶西佑便嚷嚷道,十分聒噪“我真受不了这些菜比,还是我们一起打四排吧。要是再遇到刚刚那种队友,我真会吐血。”

娄明熠随口“嗯”了声。

郁青脾气好,他无所谓,怎么样都可以。

虽然他们只是补直播时长,但如果一直遇到不会玩的队友,游戏体验很差。

还不如一起组队打。

他们毕竟是一个俱乐部的,配合无敌,打起来顺风顺水。

叶西佑补完直播时长,人就准备溜,郁青也准备下线,去好好休息一下。

“那你们明天继续打?你们俩时长都不够。”

娄明熠“我明天要和别人打。”

虽然他不确定小主播准备几点和他打游戏,但只要他把时间都腾出来,就没有关系。

叶西佑稀奇了“你和别人打?谁啊,你朋友?”

“你居然有朋友?”

——亲爱的队友们,当你们还在补直播时长时,我已春心萌动,有了爱情的方向。(doglou留)

叶西佑看到“doglou”差点笑喷,定眼一看,大惊失色“真的假的?godlou你有情况?”

郁青本来准备下线下播,但面对队友的恋爱八卦,他也有点好奇。

队内看起来脾气最差、最封心锁爱、最不可能恋爱的人,居然先一步在爱情这件事上,悄悄发了芽?

“关你们屁事。”娄明熠直接把他们踢出组队。

叶西佑和郁青正待一块“我靠,他脾气这么臭,真能找到对象吗?那妹妹眼光得多差啊。”

“有了老婆忘了兄弟,什么人。”

被踢出房间,好脾气的郁青神色不变“也能理解。”

毕竟这是人生的另一半。

虽然郁青并未遇到过让他心动的人,但他有时候也会好奇,他以后会喜欢什么样的人,又会同什么样的人厮守一生。

不过现实总是残酷的,他每天忙碌,连认识新面孔的机会都没有,在工作中连轴运转。

再加上现在社会节奏快,比较传统保守的他无法接受快餐式恋爱,想要遇到合适的另一半,实在太难了。

所以他已经做好孤独终老的准备。

如果遇不到真心喜欢的另一半,他宁愿一个人度过。

……

虞藻下播洗漱完,才发现裴逸给他发了不少信息。

他迷茫地眨了眨眼,今晚裴逸有来看他直播吗?

不怪他没注意到。godlou的热度比他想得还要高,他只是和godlou一起打了把游戏,一夜之间,粉丝暴涨十余万。

这还是他开播一小时不到的数据。

今夜他礼物就没断过,根本来不及谢礼,他害怕礼物特效干扰游戏页面,干脆把特效关了。

有漏看也很正常。

【安逸为什么他们要喊你宝宝和老婆?太轻浮了。】

【安逸可以不要

让他们这么喊你吗。】

【安逸你怎么喊他们老公?老公不能随便喊的,只能对喜欢的另一半喊。】

都是十分钟前的消息。

虞藻蹙起眉尖,睡前看到这些话,真是晦气。

他捏着手机,摁下语音键“老公,你在吗?”

语音刚发出去,甚至虞藻连眼睛都没有抬起,微信页面骤然多出几条新消息。

【安逸在。】

【安逸我在。】

【安逸怎么了吗?】

虞藻双膝曲起,脚后跟踩在皮质沙发椅边缘,足背被黑色皮质衬得霜雪一样白皙。

他慢悠悠地打字,最后嫌打字太累,干脆拨了个语音。

语音被秒接。

卫生间内传来微妙的水声,虞藻猜测,柯楚凡应当在给他洗袜子。

他压低声线,轻轻地问“老公,我明晚的专场直播,你会来看吗?”

这声老公轻缓柔和,经过电子设备的处理,如附耳呢喃。

裴逸不假思索“当然会。”

“那太好啦!”

裴逸迟疑片刻,还是忍不住问道“你说的抽奖,里面的照片……是什么照片?”

他明知故问道,“和你动态里一样的照片吗?”

那些照片还没拍,但虞藻懒得拍新照片了。

他准备把以前发给榜一的旧照,当做本次的福利抽奖,反正这些笨男人不知道这些照片被别人看过,反而会傻乎乎地以为,这是他们的专属。

“不一样哦。”虞藻暗示道,“尺度比那个大很多。”

裴逸刚松了一口气,心脏陡然发凉。

虞藻动态里的那些照片,已经足够清凉,每张都是几乎到腿根的短裤或短裙。

打开评论区,热评前几都是下流的用语,什么“老婆你等我装个大的”“不存在的牛牛起立”,不堪入目。

虞藻却说,明晚的粉丝福利,尺度比那个更大。

裴逸心情复杂,他语气沉痛“你之后还会一直拍吗?”

“当然啦,这是我的工作。”

虞藻语气骄傲,带着几分小得意,“粉丝们都喜欢看,也都夸我拍得好看呢。”

“而且粉丝也是喜欢我,才喊我宝宝和老婆呀,不然怎么不喊别人呢?”

裴逸“能不拍吗?”

“你好烦。”虞藻懒得跟裴逸多说,“你再说这种话,我就拉黑你,也不给你发榜一的每日福利了。”

裴逸沉默不语,暂时不敢多言。

柯楚凡刚给虞藻洗完袜子,推开卫生间的门“你在那里嘀嘀咕咕什么呢?”

裴逸心脏骤沉,他明知故问,找虐般地问“你身边的男人是谁?”

虞藻小声说“是我爸爸啦。”

柯楚凡“?”

“今天是周末,我家人来看看我,顺便在京州旅游。我爸爸让我早点睡觉……”

裴逸“可你不是说,你父亲早就去世了吗?”

这是小主播在直播间里,说过无数次的悲惨身世。

虞藻光顾着撒谎,忘了人设背景,他懵了懵,支支吾吾道“干爹也是爸爸呀……”

他捂住麦克风,“等会跟你说。”

他暂时关了麦。

柯楚凡抱臂倚墙,手指勾着拧干的纯白棉袜,光影错落在他的眉眼上。

他扯了扯唇角“我成你爸爸了?”

“没有,你是我老公。”虞藻仰头甜甜道,又赶忙转移话题,“你快回房间,我要睡觉了。”

“跟你打电话的人,是直播间大哥?”

柯楚凡把袜子晒好,过来揉了揉他的脸,“别和他聊太晚。”

手指隔着被子,点了点虞藻的膝盖,似有所指地往上蹭。

“也别脱了裤子给人乱看。”

虞藻只想快点赶走柯楚凡,不管柯楚凡说什么,都乖巧点头。

柯楚凡人还没走,刚推开大门,便听到卧室内传来的甜美嗓音“老公,我回来啦,你还在吗?”

手指搭在门把手上的柯楚凡,咬牙切齿。

虞藻还真是没良心。他人还没走远,就迫不及待喊别人老公,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。

算了,他懒得计较了。

虞藻当着他的面维护别的大哥,是因为信任他,不然的话,肯定会避让他。

也正是因为虞藻心里有他,问心无愧,所以才无所谓他听到没有。

要是他在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上斤斤计较,跟上不了台面的妒夫有何区别。

“老公,我明天穿哪件衣服呀?”虞藻打开摄像头,对准衣柜,“你挑一件,我明天穿给你看,好不好?”

衣柜里摆着一排裙子,全新,吊牌来不及拆。

有几件衣服是需要提前预定的高定裙装,裴逸正思索虞藻是怎么拿到手的,又听见

虞藻细声细气地喊“老公?”

逸仔细挑选,最后说,“最左边的吧。”

最左边的裙子布料最多,他存有私心,不想给别人看。

“可是这件裙子遮得好多哦。”

虞藻将领口往下拉,平直下凹的锁骨直撞镜头。他骄傲地抬起下巴,像迫不及待炫耀糖果的小朋友,“粉丝都说我的锁骨漂亮,喜欢看我的锁骨,我想把锁骨露出来给大家看。”

“这件吊带裙好不好?”

“……露太多了。”

感觉稍微抬一下手臂,都能从腋下侧面,看见里面的晕粉。

虞藻拧着小脸,他有选择恐惧症,面对一排风格各异的裙装,根本不知道该选哪个。

他想多露点粉丝爱看的,不然怎么叫粉丝专场福利呢?

他是一个敬业的、懂得维护粉丝的小主播。

看出虞藻的纠结,裴逸怕耽搁时间太长,耽误虞藻睡觉。

他指了指屏幕“这件吧,你右手边的。”

虞藻取出右手边的裙装。

衣架挂好成套配件。毛茸茸的白色猫耳朵,底端是粉色的蝴蝶结,黑色蕾丝脖颈间,同样是粉色蝴蝶结,点缀一枚金色小铃铛,随着衣架被取下,发出清脆声响。

裙装领口开得很大,穿上后,漂亮的锁骨一览无遗。腰部有一个绑带,能够凸显纤细腰身。

虞藻盯着这件裙装,缓慢地眨了眨眼睛“是这件粉色猫猫女仆装吗?”

裴逸神色变得不自然,他喉结滚动,极轻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从欣赏的角度来看,虞藻很适合穿这种类型的服装。

之前虞藻穿过类似的裙装,屏幕前的虞藻像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,睁大眼睛看屏幕时,无辜又可爱。

“好哦,那我明天穿这个。”虞藻说,“好不好呀老公?”

虞藻依稀记得,粉丝很喜欢看他戴毛茸茸的挂饰。

之前他戴过兔耳朵,反响很不错,福利专场穿猫猫女仆装,粉丝应该会喜欢吧?

其他粉丝喜不喜欢,裴逸不知道,反正他挺喜欢。

他“嗯”了一声,见虞藻慢吞吞打了个哈欠,轻声问,“要睡了吗?”

“要哦。”

确定好服装,虞藻往被窝里一滚,只露出一张粉扑扑的脸蛋。

方才一通忙活,挺翘鼻尖沁出热汗。手机举在前方,水灵灵的眼直对镜头。

“老公。”虞藻突然小声喊。

“嗯?”裴逸问,“怎么了?”

虞藻自己都没意识到,这个视角的他,看起来格外乖巧。

面庞白净、五官精致,轻声细语喊“老公”的样子,仿佛他们是热恋中的情侣。

如果他们真是就好了。

这样他就有合适且正当的身份,照顾虞藻的生活起居,再保护虞藻,不让虞藻受到伤害。

裴逸正幻想着这一幕,忽的,耳边传来试探性的

言语“你给我看看好不好呀?”

“什么?”裴逸愣了愣,他问,“看什么?”

“就是……那个啦。”

裴逸神色一瞬微妙。虞藻急忙解释,“我听说帅哥都有腹肌,老公你长这么帅,是不是也有?”

“我都没看过。”

原来是因为这个。

裴逸稍微松了一口气。他还以为,虞藻想和他大半夜聊点刺激的……他手心都出汗了。

他私生活干净,从未玩过这种。

如果虞藻真的想玩,他却不会,他更担心的是,虞藻会挂断视频,和其他男人视频,从而满足自己的需要。

但幸好,只是看看腹肌。

“现在吗?”

“嗯嗯。”

裴逸“你等我一下,我脱个衣服,视频就不挂了。”

“不行!”虞藻语气认真,“我想要照片。老公,你给我发照片嘛。”

“这样我以后想看的时候,还能打开相册看一看,老公,好不好嘛。”

面庞凑近屏幕,他撒娇道,“老公你对我最好了!”

虞藻的声线本就偏细软,刻意压低过后,绵软轻柔的嗓音,配合这张漂亮的脸蛋。

让人根本无法拒绝。

虞藻本是随便试一试。

他晾了裴逸很久,因为他觉得裴逸这边的任务很难做,干脆处在半放弃状态。

若不是恰好和裴逸打电话,他也不会顺势提出“看看”这件事。

裴逸暂时没有说话,说了句“等下”,随后挂断视频。

小脸呆了呆,随后浮上愠色。

裴逸不给他看就算了,居然还挂他视频?!

明亮乌黑的眼睛燃起簇簇火苗,虞藻捏起手机,正要好好凶裴逸一顿。

裴逸突然发来一张照片。

裴逸站在落地窗前,特地开了灯,光着上身给他拍了一张照片。

的腹肌线条并不是十分臌硕夸张的类型,不过该有的一项不缺,块状分明的八块腹肌、性感下凹的人鱼线,一切恰到好处。

虞藻连忙将照片保存。

小脑瓜思索片刻,给裴逸打了2分。

谁让裴逸挂他视频?活该。

给两分都不错了。

不过虞藻真的很意外。

裴逸居然真把照片发过来了。

【随机任务】

1让室友分别成为直播间的榜一大哥(3/3)√;

2获得室友们的私密照(3/3)√;

3与任意三个榜一大哥奔现,记得藏好真实性别,不要被另外的大哥发现(2/3);

4一个合格的主播,会在下播后维护大哥。高情商维护大哥方式,每天给大哥发一张照片。

按照目前进度,虞藻只需要再和一个榜一线下见面即可。

虞藻掰着手指算了算,周三,他和景野约好,去篮球场看景野

的篮球比赛。

但他很害怕。

男扮女装的他,多数待在室内封闭场所。

一旦外出,像今天他在酒店走廊、下楼打车,包括后面去餐厅,面对许多人的窥探,他依然会感到极其不自在。

虞藻能感觉到,很多人在看他。而那种目光直白火辣,让他根本无法忽视。

他仍记得,在宾馆走廊里,有一群篮球队的男生看他,之后竟然还跟了上来。

他真的很怕被认出来,也怕别人觉得他奇怪。

不过……景野脑子那么不灵光,感觉笨笨的。

应该不会发现他是男孩子吧?

在虞藻的印象里,所有男人间,景野是最笨的那个。

相册成功集齐三个榜一的照片,虞藻刚要退出,却不小心瞅见另外两个男人的照片。

隽秀的眉抖了抖,他嫌弃地撇撇嘴,好似看到了脏东西。

裴逸给虞藻发完照片后,久久没有等到回复。

他莫名产生一种焦灼感,揣摩虞藻此刻的想法,又像一件货物,迫不及待想要知道,虞藻对他身材的评价。

裴逸试着给虞藻弹了个电话。

照片拿到手,虞藻态度急转直下,接通电话后,冷淡敷衍地回了一句“我睡了,明天再说吧。”

不给裴逸回话的机会,直接挂断电话。

过大的前后反差,让裴逸不免多想。

又陷入焦虑。

虞藻这是……不满意他的身材吗?!

星期十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

希望你也喜欢

推荐阅读:

红警之华夏崛起 未识胭脂红 极品逃荒一家亲丰满 损道友莫损贫道溜溜居 今世猛男 我在仙界有个爹苷果茶茶 苏阳朱高炽朕闻上古 半岛之侠 额色库秦风木雪蒙禹老文说 米花町一般路过光之战士 南璃夜司珩小说免费观看 八岁开始模拟的我觉醒重瞳 重踏巅峰 摊牌了,我是年代文里假千金的绊脚石 诡桥 离婚后豪门前夫彻底失了控司夏萌 重生再闯华娱 星战简史 吾是鸽杀手 团宠锦鲤三岁半,逃荒路上捉鬼忙 每天都要被攻略我是真的佛了 一毕业就被系统逼着营业 暴君和我互穿后,四个前任红了眼 太子妃未成年 我闪婚了千亿大佬一只小奶喵 相亲当天,闪婚了个亿万富翁 云舒李剑 [综]不想重生的暗部部长 明末,从草原崛起 托身白刃里,浪迹红尘中 我,下山之后 仙子有劫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