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94 章 if番外:竹马竹马(完)

裴执外出比赛,顺便把姓名也改了,现在跟妈妈姓。

改了姓名花费了他不少时间,不然他早就能回学校了。一路上,他都在催促,要买最早的航班,要走最短的路线,他自己的护具等物品都忘带了好几个,但精心给谢凝准备的礼物,一个都没有忘记。

?想看星期十写的《我能听见直男室友的心声》第 94 章 if番外:竹马竹马(完)吗?www.youxs.org

姥姥和姥爷去机场接他,见他抱着鼓鼓囊囊的书包,不知道在检查什么:“带了什么好东西呀?”

二年级的裴执道:“我挑了好多好多礼物,还有零食,都给凝宝小朋友。”

姥姥和姥爷一直笑。

他们也知道裴执认识了个新朋友,两家似乎有一段路是顺的,但也就只有那段路而已,非要说的话,两家离得还挺远。

裴执为了和小朋友多待一会儿,每天都多走很长一段路,然后再回家。一开始,他们还以为裴执被欺负了,或者遇到了什么事,知道真实情况后,大家都哭笑不得。

他们也让裴执邀请小朋友来家中玩过,但小朋友性格腼腆,又好学,他们常做的事就是一起去图书馆写作业。

这也挺好。裴执就不爱做作业,又不肯去课外辅导班,和这个小朋友一起玩,也能养成学习的好习惯。www.jmske.com 冬瓜小说网

裴执回学校的第一件事,就是要找谢凝,告诉谢凝他改姓名的事儿,之后可不要叫错,也不要认不出他。但他在谢凝的班级里找了半天,都没找到谢凝的人。

课间不长,他没找到人,只能先回教室里。他下午才到的学校,很快就到了放学的点,他在那颗树下、背着书包,喜滋滋地等着谢凝下楼。

裴执打开拉链瞧了眼书包里的零食还有文具,他还带了几本精装课外书,不知道谢凝会不会喜欢。

但他等了很久很久。冬天很冷,傍晚十分温度更是低得过分,他缩在羽绒服里,冻得牙关发颤,热闹的校园逐渐安静下来,只余下萧条的冷风包裹着他。

他没有等到谢凝。

裴执回家之后感冒了,但他坚持要去上学,去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谢凝班级,张头看了半天,等到上课的点,都没见到谢凝的影子。

他突然发现,原本属于谢凝的位置,被别的小朋友占据了。起初,他还以为是谢凝班级换座位了。

上课的老师看到裴执还在门口徘徊,奇怪道:“你在做什么呀?”

裴执:“我在找谢凝小朋友。”

“谢凝他转学了呀,你不知道吗?”

之前裴执和高年级的小朋友打过架,许多小朋友都怕他,所以不敢和他搭话。

他们都知道,裴执只会给谢凝好脸色。所以裴执找了这么多趟,根本没人与他交谈,更别提他每次来都拽着一副冷脸,看起来就不好相遇。

裴执:“转学?!”

“对啊,不仅转学,还搬家了,他父母出息了,带他去大城市上学了。”老师很困惑,“你们不是好朋友吗,他没有告诉你吗?”

裴执握紧了拳头。

有。谢凝没有告诉他,那时候他在外比赛,联系不上谢凝。

可谢凝为什么不让别人帮忙转话?是因为生气吗?

因为临走前,他亲了亲谢凝的脸蛋?

裴执越想越有可能,当时谢凝小脸都红透了,他哄了半天都没哄好,谢凝还说再也不要理他了……难道是因为这个,所以谢凝不打算和他继续做朋友了?

可是裴执还想和谢凝做朋友。

他想和谢凝做一辈子好朋友。

裴执去老师办公室找老师要谢凝父母的电话号码,他骗老师说他还欠谢凝钱,欠了很多,如果没办法还的话,他良心不安。

本来这是不好给的,但裴执提到了借钱,这还真不好说。谢凝的班主任帮他联络了一下谢凝的父母,但两个手机号都是停机状态,似乎是换手机了。

另一边高中部的男老师经过:“估计是发达了,就换手机号,想和老家这些关系断联。这些去了大城市的人都这样,忘本。”

裴执冷冷地看了一眼这个男老师。

别的老师也给了男老师一个白眼。男老师可能觉得没面子,悻悻地看了裴执一眼,转身回到自己的工位上去。

“对了,那天你不是最后一个走的?你有没有遇到谢凝?”

“有啊,遇到了。”

一旁的老师问:“他有没有说什么?比如让你帮忙传话。”

男老师:“没有。”

裴执刚燃起来的希望,又缓缓熄灭。他和周围的老师道了谢,离开时,他看到男老师附近的垃圾桶内,有一张便签。

有点眼熟。

裴执没有多想,离开了办公室,即将回到教室,他才猛地想起。

那便签纸谢凝也有!

上课铃打响,裴执却顾不上,他扭身朝办公室飞奔,在一众老师的惊诧目光下,翻着垃圾桶。

垃圾桶内没什么脏东西,只有几张便签纸和打印废了的试卷,裴执翻出那张被揉烂的便签纸,紧张又忐忑地将便签纸展开,目光紧紧缩在上方。

便签纸上写了一串数字,还有一句话。

——这是我爸爸的新电话,谢凝留。

但这串字歪七扭八,包括字体也十分扭曲,和谢凝平时的字差别很大。裴执来不及细想,他看着熟悉的字体,眼眶发热,莫名涌起一股委屈的情绪。

“谢凝不是给我留了纸条吗?你为什么不给我!”

周围的老师责怪道:“这是你丢的垃圾吧?不是,周老师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小朋友们拜托我们大人做的事,就要做到。你不仅把人家的纸条丢了,还骗裴同学说谢凝同学没有留话,你这样办事真不行。”

男老师被说得面红耳赤。他本来就没把这群小朋友当一回事,更没把他们的话放在心里。

裴执抹了把眼泪,他紧紧握着便签纸,谢凝没有不告诉他,谢凝没有不想和他做朋友,谢凝还留了新电话,就是为了他们还能继续做朋友!

……

深夜,谢凝洗了澡。

为了方便谢凝读书,他们一家搬到了学区房,房子虽然不大,但读书方便。他们也不忍心让谢凝去学校住宿,挑了很久,才挑到这个合适的房子。

“新学校怎么样?能适应吗?”谢妍摸摸谢凝的脑袋,“和同学相处得怎么样?”

谢凝乖巧道:“都挺好。”

就是,没有人和他一起放学回家了。

虽然也有小朋友问他要不要一起回家,但他都拒绝了,小小的他固执又天真,真正的好朋友只能和彼此一起回家。所以他为了好朋友拒绝了别的小朋友。

谢妍:“那就好。”

谢凝:“妈妈,爸爸在哪里呀?”

“是要找爸爸要手机吗?”

“嗯。”

谢凝有点腼腆,他仰起粉扑扑的面庞,刚洗过脸的他,浑身冒着柔软的水汽,声音也轻轻的:“昨天他可能没有看到纸条,我……我今天再等等。”

谢凝已经等了好几天,都没等到好朋友的电话。

谢妍把手机交给谢凝,又温柔道:“但是也要早点睡觉哦,小朋友要早点睡,才会长高。”

谢凝点点脑袋:“好的妈妈,晚安。”

谢凝握着手机,踩着拖鞋一路小跑回房间,他的脚步轻快无比,充满期待,进入房间关上门,他趴在枕头上,一旁是父母新给他买的学习机,可以放点英语听力,另一边,他时刻观察手机的动静。

谢凝等了很久很久,一段听力对话已经结束。肉嘟嘟的小脸压在枕头上,将腮帮子挤得有些变形。

他昏昏欲睡,软绵绵地打了个哈欠。

好困……

门口,谢妍和丈夫低声交谈:“这个电话是不是不会打过来了?”

“我们去找个小朋友,给凝宝打个电话吧,省得孩子一直想。他表面不说,心里肯定很难过。”丈夫道,“凝宝总是这样,委屈了也不说,就把心事藏在心里。”

谢妍也想过,但他们没听过这个小朋友的声音,她害怕被谢凝发现造假后,谢凝更加伤心。

谢妍叹了口气:“早知道就不留电话了。”

没有留下希望,也就不会一直期待。这样子期待得不到满足,也就不会难过了。

最多就是以后想起这桩友谊,有点遗憾。

他们看着闹钟,已经快八点半了,谢凝该睡觉了。他们刚要敲门,突然,卧室内响起铃声。

电话响了,原本困得不行的谢凝急忙竖起耳朵听,快速点下接通,雪白一张小脸粉粉红红,困得眼皮子都睁不开、小肩膀晃悠,可还是咬字清晰道:“你好,我是谢凝。”

“我是裴执!是我是我!!”电话另一头传来激动的声音。

谢凝:“我不认识你。”说着就要挂断电话。

“不对,是我,是我啊!凝宝我改名字了!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了吗?”

谢凝一下子精神了,他拿着手机坐起,一双漂

亮水润的眼睛睁得很大:“真的是你?你回来啦!”

“嗯!回来了!”裴执说,“周二就回来了。”

谢凝抿了抿唇,很小声道:“那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。”

小手揪着枕头,谢凝闷闷不乐的样子,看起来有点不开心。

“凝宝,你是不是把电话给了高中部的男老师?他把便利贴扔了,幸好我翻垃圾桶翻到了!我今天下午才拿到新电话,但是有几个数字我看不出来是什么,我一个个数字试过来,打了好多次……终于让我打对了。”裴执急忙道,“我没有不给你打电话,我一直在找你,我还以为你生我的气,不想和我做朋友了。”

谢凝惊讶道:“你试了很多次吗?”

很多次。

裴执课都没上,直接跑回家打电话了,他用最笨拙的办法,一个个试,还不让人帮忙,生怕别人没有听出来谢凝的声音。

从下午试到天黑,裴执眼睛都试花了。但面对谢凝,他说:“没有,也没有很多次。可能是我太想你了,所以没试几次就试出来了。”

谢凝腼腆地翘起唇角,仰起一个浅浅的笑:“那好吧,我要睡觉了。”

“别……别啊!”裴执好不容易听到谢凝的声音,怎么舍得谢凝睡觉。他说,“凝宝,你再和我说说话吧,我特别想你。”

谢凝皱着眉:“我说了不要喊我凝宝。”

这些都是大人喊的,裴执跟着喊算什么样子?

“那我喊你什么?”裴执问,“小凝?凝凝?”

谢凝:“我叫谢凝。”

“不管,听不见。”裴执才不要和别人喊一样的。他说,“凝宝,明天周末,我来找你玩吧?还有,你搬家搬到哪儿了?什么学校?”

谢凝:“我搬到A市第一中学附近。”

裴执:“巧了,我妈就是给我转到那。凝宝你等着,我们还能一起放学回家!”

……

谢凝没想到裴执是认真的。

周末,谢凝还在床上睡懒觉,外头传来敲门声。迷迷糊糊间,他听到熟悉的小男孩的声音。

“你就是凝宝的好朋友呀?”谢妍道,“快进来快进来……你怎么带了这么多东西呀?”

“阿姨,叔叔,你们好,我叫裴执,我是凝宝的好朋友。第一次上门拜访,我带了点小礼物,还有这些是我给凝宝带的课外书,我和凝宝一样,都喜欢看书。”裴执一脸正经,“这是我的爸爸妈妈,我是家中独生子,凝宝也是,叔叔阿姨你们放心,我们俩肯定很合得来。”

谢妍夫妻俩被逗得不行:“凝宝房间在那儿呢,他应该还在睡觉……不知道醒了没有。”

话音刚落,房门突然被推开。一个皮肤雪白、容貌精致的小男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,谢凝穿着米白色的卡通睡衣,脚踩毛绒拖鞋,柔软蓬松的黑发胡乱地翘着,面庞睡得粉扑扑,跟漂亮的人偶娃娃一样。

谢凝还没回过神,他呆呆地看着家中客人,眉尖微皱,似乎有些困

惑,伸出小手揉了揉眼睛。

裴执上前扑抱住谢凝:“凝宝,我好想你!”

谢凝吓了一跳,他睁大眼睛看着突然把他抱起来的小男生,脸蛋都红了:“你干嘛呀……”

裴执急忙把谢凝放下来,外头的大人笑得不行,这时候他倒是知道害臊,牵着谢凝的小手,跟着谢凝进了屋,安安静静的。

“你怎么这么早过来?”谢凝不解,他双膝分开跪坐在床边的地毯上,“你怎么还带书包了?是要和我一起做作业吗?”

滋啦一声,裴执拉开拉链,取出几本精装课外书。谢凝睁大了眼,这是他很喜欢的课外书。

“我找了好久,才在书店里找到的。”裴执跟献宝似的,又从书包里抓住一把文具,“这个铅笔盒是我妈从香港带的,你一个、我一个,还有这些文具……你看这个文具,漂亮吧?凝宝,都给你。”

谢凝的房间不大,床边空间顿时被填得很满。他手足无措:“我不要。”

“你不要的话,我就丢掉。”裴执说。

谢凝:“可是……”

裴执:“没什么可是,我们是最好的朋友,我有什么好东西当然要分给你。如果我偷偷藏着不给你,又不对你好,我怎么配当你最好的朋友。”

“凝宝,我们是不是天下第一好?”

裴执以前也喜欢问这样的问题,但谢凝哪好意思回答,他性格本就安静内敛,不喜欢向外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,所以很多时候,他都转移话题。

可现在,裴执步步紧逼加追问,还伸手把他抱在怀里,跟抱小公仔似的,还拿梳子帮他梳头。

眼前的地面上,都是裴执用心给他准备的礼物,很多礼物他都很喜欢。再次见到裴执,他比想象中的还要开心。

裴执:“凝宝,你是我的天下第一好,我只有你一个好朋友,也只喜欢你一个凝宝。”

谢凝刚起床,人还迷糊呢,就听到连串的甜言蜜语。他的唇角悄悄翘起一点弧度,双手捧起一本课外书,翻页的动作小,声音也很轻:“我也是。”

裴执:“你也是什么?凝宝,你怎么不说完。”

谢凝:“就不说完。”

有些时候,谢凝总会有点小别扭,但裴执特别喜欢谢凝这样,跟发小脾气似的,太可爱了。

裴执帮谢凝梳好头发,很认真地捧住谢凝的小肉脸:“凝宝,你是不是以为我不会给你打电话了?”

谢凝:“……嗯。”

裴执:“但我有,我一直在找你。是那个老师没给我纸条,不然我肯定会给你打电话。”

他捏了捏谢凝的小脸,“对不起,让你等了这么久。”

可这分明不是裴执的错。谢凝突然问:“万一你没有看到纸条,你找不到我呢?”

裴执:“现在找不到你,我就一直找,总会找到你。”

谢凝:“如果我认不出你了呢?你改了姓名,我看到你都不知道是你。”

裴执:“没有关系,我认得你就可以。”

“就算你不记得我,我也会记得你。我会继续对你好,跟你做好朋友,我们等于重新认识了一遍。”裴执拉起谢凝的小手,“凝宝,我们要做一辈子好朋友。”

——全文完——!

星期十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:

:,

:,

:,

:,

希望你也喜欢

推荐阅读:

空间之霸宠田妻 云宙灵帝 牵魂司 狂野北美1846 罗天 超级女婿韩三千 在少年漫扮演美强惨 长生万古:从狱卒开始长生不死砖头闲聊 那个暴躁的元祖偶像[娱乐圈] 琉华清音 在柯学世界当BOSS好难 万古帝尊 冲喜后,世子追妻火葬场了(十里钢城:纵意人生) 符之鉴 魔圣之梦家大少 吴年柳香 网游之通天之门 黑色紫水晶 山野小神医秦风赵晴晴 前世之旅:三生七世 浪逐天下桂云铮徐浪 重生之民国元帅 农家团宠小福医 女尊之樱花引 超自然的灾害 洪荒:别惹我!否则你就会倒霉! 霍少高调宠妻:影后老婆18芳龄 聊聊体育那些事 腹黑杀手妃:妖孽兽夫 三国最强山贼系统 被退婚后,她带空间怒嫁最猛残王慕音离商千澜 觉醒双SSS,校花肠子都悔青了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