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 初来乍到(修)

空气中带着潮湿的泥土气息,以及动物浓郁的体味。

池青穗昏昏沉沉地醒来,模糊的视野逐渐聚焦在焦黄色的茅草屋顶上。

与此同时,自前额处传来的酥麻感也愈发强烈。

她下意识地伸手摸去。指尖接触到额头的瞬间,剧烈的痛感席卷全身。

上一秒还在犯迷糊的女孩狠狠地倒吸了一口冷气,彻底清醒过来。

随着视野逐渐清晰,池青穗这才发现,自己正坐在一堆凌乱的稻草上,穿着单薄的长麻布衬衣。

这显然不是她应该穿着的衣服。

而刚刚摸了额头的手指上,还多了一道鲜红的血迹。

她很快就反应过来:自己的头受伤了,可能还很严重。

但这里的一切都那么陌生——石砌的屋子,茅草做的屋顶,以及在不远处悠闲走动着的牛羊。

甚至包括身上的衣服,以及这副身体。

池青穗可以确定,自己从没来过这里。昨晚的她也只是普通的在卧室里睡了个觉,绝对没有到处乱跑。

就在她低头沉思时,屋外传来了金属碰撞的铮铮声以及争吵声。

“骑士老爷!您开开恩吧,我的女儿受了伤,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,没法上路呀!”

“闭嘴!连人头税都交不起的农奴还想谈条件?要不是有斯莱德大人的庇护,你们早就死在异境了!”

奇怪的是,这些争吵声并不是她熟知的任意一种语言,却能听懂他们在讲些什么。

但是在听到“异境”这个单词后,池青穗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紧迫与焦躁。

下一秒,一大堆信息如潮水般涌入,几乎要把她的脑袋撕成两半。

她痛苦地捂着头,艰难地整理着脑海中涌入的那些信息。

这里原本是中世纪的欧洲。

三百年前,这片大陆上突然发生了异变。一种被称为“诅咒”的东西迅速的蔓延开来,使所有地方都变成了生命禁区。

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,而人们又缺乏与其对抗的手段,一时间,伤亡无数。

数以百万计的人在一开始的三天内死亡。

而更多人,则是在诅咒出现的短短数分钟内,便已失去宝贵的生命,变成冰冷的尸体。

就在剩下的人们几乎已经放弃希望时,第一批领主出现了。

他们在各自的领地上,建立起了能够抵御诅咒的屏障,并将屏障外那些充满诅咒的区域,称为异境。

自此,想要活下去的人们纷纷投靠各地的领主。

一旦有人得罪了领主,就会被赶出领土,相当于死刑。

脑内翻江倒海般的疼痛感终于渐渐停息。

诅咒,领主,异境……

这些对她来说完全陌生的词汇,组成了这个陌生的世界。

也明显是个更危险的世界。

还没等女孩消化完这些内容,耳边便传来木门被重重推开的声音。

进来的竟然是几位穿着盔甲的士兵。他们来势汹汹地走了进来,腰间挂着尺寸相近的佩剑,身上的中世纪风护甲随着他们的步伐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为首的士兵是一名中年男子,有着西方人的深邃五官。沉稳的表情和脸上的腮络胡,再配上高大魁梧的身材,显得他不怒自威。

在他的身旁,还跟着一位神情畏缩的中年农妇。

那位男性径直走上前来,俯视着坐在地上的池青穗。

“这就是你说的只剩最后一口气?”

这句话明显是对一旁的妇女说的。

感受到他语气中的焦躁,妇人瞬间慌张了起来:“骑士大人,安吉之前一直都昏迷不醒,我们以为她撑不过今天了。”

还没等她继续说下去,那名被称作骑士的人不耐烦地摆了摆手,看向池青穗。

“你,起来,跟我们走。”

“好。”

此时,池青穗正为之前那些涌入脑海的信息而感到烦躁,索性放弃了思考,随口一应。

女孩那张过于平静的脸和过于干脆利落的回答,让那两位正在活动筋骨、准备强行将她带走的士兵先生们动作一僵。

而那位农妇也不禁瞪大了双眼。她急匆匆的走近池青穗,刻意压低了声音。

“安吉,你之前不是说,你就算死也不去领主大人的城堡吗?”

在妇女忧心忡忡的注视下,池青穗轻松地站起身,随手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。

“我能有别的选择吗?”

肉体凡胎的她,以一敌三,不太现实。

在骑士的厉声催促下,池青穗没有再管那位情绪有些低落的妇女,而是默默地跟着三位士兵,一起向外走去。

与此同时,她的余光瞥向一旁的石墙。那里有片尚未凝固的新鲜血迹,很明显是有人故意留下的。

池青穗不动声色地记下这个细节,无声地叹了口气,和士兵们一起踏出房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与潮湿又闷的屋内不同,农舍外的空气干燥而清新。

此时正是秋收之后。大片金色的麦杆倒在田间,沐浴在午后的明媚阳光里,灿烂到有些令人头晕目眩。

池青穗跟着士兵们向田野的另一边走去。在那里,停着三匹栗色的壮马。

它们身上各自挂着三个鼓鼓的大麻袋,应该是各地的农户上交给领主的实物税以及士兵们的盘缠。

其中一个麻袋精力异常充沛,不仅在疯狂地挣扎,甚至还不断地透出闷闷的鸡鸣声。

这家伙实在是太过吵闹,以至于那位领头的骑士忍无可忍地隔着麻袋,对它揍了几拳。

匆匆结束这场闹剧后,一行四人即刻启程,向着远处的森林前进。

随着马儿的奔跑,陌生而亲切的风景飞快地向后掠去。池青穗的心中开始浮现出一种朦胧的,怀念的感觉。

这种情感就像是触发了什么机关一样,让原本不属于她的记忆清晰的浮现了出来。

记忆的主人是一个15岁的女孩,名叫安吉。而他们现在离开的地方,正是她熟悉的家乡——一个名叫格兰村的偏远村落。

试图阻拦骑士的那位妇人,则是安吉的母亲。

其他记忆则是支离破碎的——最后的画面是天旋地转的世界,永无止境的黑暗,以及渐渐远去的剧痛感。

这很符合安吉母亲的那句,安吉死也不愿去领主城堡的描述。

池青穗看向自己的身体。这双明显不属于她的白皙双手上,还沾着道来自额头伤口处的鲜血,与那面沾着血的石墙一起,形成了某种显而易见的联系。

八成就是这具身体的原主没能想开,把脑袋往墙上猛地一磕,结果磕出事儿来了……

除此之外,这个女孩的身体里显然还残留着一些基础记忆。正因如此,池青穗才能熟练地使用这里的语言,甚至还能时不时地记起这个世界的常识。

就在池青穗试图回忆起更多细节时,士兵们愉快的交谈声打断了她的思路。

“斯考特大人,我们今天要在哪里过夜?”

“这个破村庄实在是太偏了。”身后的骑士抱怨道。“我看过地图,在我们去肯特郡的路上,不会经过任何城镇,只会路过一个叫布鲁斯的小村庄。”

以“肯特郡”作为关键词,池青穗的脑海里浮现出了新的记忆。

那是格罗斯克领经济最繁华的地方,也是领主所在的城市。

但这么说来,为什么安吉会宁愿一头撞死在墙上,也不去领主的城堡呢?

一想到这具身体的脑袋还受着伤,在风的吹拂下还有些凉飕飕的,池青穗的嘴角不受控制地抽搐了一下。

此时,他们已经来到森林深处。

放眼望去,左右两边皆是茂密高大的橡树,遮天蔽日,导致这里的温度也比外界稍低一些。

三匹马在狭窄的泥土小道上飞速奔跑着,发出哒哒作响的马蹄声。

就在这时,变故突生。

上一秒还疾驰的马儿突然驻足,发出巨大的嘶鸣声,前蹄猛地抬高,几乎要把池青穗和骑士一起甩下马背!

“什么情况!”

骑士的怒吼声被响彻云霄的马鸣声完全覆盖。

由于他们俩乘坐的马位于队伍最前端,这突然的急刹车直接连带着整个队伍都停滞了下来。

好在身后的两位士兵也及时的刹住了马,不然就要变成大型踩踏现场了。

“斯考特大人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面对士兵们的询问,骑士也是一头雾水。他随口敷衍了几句,翻身下马,开始仔细地观察马蹄和地面的情况。

就在这时,池青穗突然意识到,原本在麻袋中一直挣扎的鸡不知道什么时候安静了下来。

午后的黄色暖阳也不知什么时候,变成了冷光。

一股寒意从她的脊背爬了上来。

就在视线瞥到地面上的那一瞬间,池青穗瞳孔一震。

有滩漆黑的液体,正从森林的阴影处缓缓爬出,向他们所在的位置蠕动着。

诅咒。

她的脑海里浮现出这个单词。

来不及多加思考,她的身体猛地发劲,一把拽住还在马下的骑士,大声命令道:

“上马!来不及解释了!”最近转码严重,让我们更有动力,更新更快,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。谢谢

推荐阅读:

绝品神算 超凡:从拥有系统开始 人类败北前如何自救[星际] 金锋关晓柔 柯南之我绝不是二五仔 负刀江湖行 重生后我带崽虐翻全京城 苏墨会画画的萌叔 人在洪荒,正在奋斗 极品小圣医 入殓师 万能CEO 林宇 我的傲娇董事长 朕不想活了 诡桥 江隐墨色橄榄 全民:合成师,开局合成亡灵大军伍开 末世:开局疯狂囤货一千亿 从灵魂融合开始 舞仙 扶摇秦王政 何雨柱 和情敌在恋综双向奔赴了 再见陈先生 悟性逆天,我在大秦修长生法 退婚后在爵爷怀里肆意撒野 大叔好凶猛 想做反派不容易 极品大家丁 七零宠妻计 护国龙将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